(圖說:這是第一間我們小"好窄"的客廳剛裝潢好的樣子)

第一次的裝潢記錄幾乎沒整理,因為跟設計師磨合的過程太耗心力,心情也不怎麼美麗,當然有很多負面情緒。網路是個流通率很高的地方,就算我不像人氣部落客影響那麼大,但是我還是不希望在部落格裡面抱怨設計師。許多事情都難斷論誰是誰非,自己也應該要負一些責任,我不希望在網路上宣洩了情緒,逞一時之快,卻長久影響了設計師的名聲。

所以我第一次裝潢的時候,寫了一封好長的信給第一次裝潢的設計師,告訴她我的想法。雖然改善不大,現在回想起來,我想她也已經盡力了,也許是能力還不足?也許是我們的想法落差太大?

不過我們還是一起完成了現在的房子,它也許沒有我期望中的精彩,但至少是我喜歡的樣子,二年了也沒甚麼狀況。而且這次賣屋,也因為它的溫暖樣貌,博得買家的喜愛,在價錢上也反映了它的附加價值。

一直都沒有裝潢紀錄文的原因,同第一次裝潢。尤其是這次的工程還沒結束,我不想在過程就給設計師判了死刑。在我認為,除非是有惡意詐欺,或是偷工減料被我發現,才是真正惡質的設計師,才可以在部落格勸大家不要步我的後塵。

換了一間30年的老公寓,我們也換了一位設計師。

最馬虎不得且了解的門檻最高的基礎工程,是最大的課題。不要說消費者,就連設計師,也幾乎不可能所有工程的眉角全懂。這段期間,我們幾乎不敢鬆懈,翹臀天天到工地去看,本來就比較要求的我們,一看到問題就反應給設計師,希望能夠及早處理,免得越拖越久處理起來越麻煩,反應後有時也不能馬上處理,所以跟設計師之間的關係也跟著緊繃,我心裡累積的怨氣很多,好幾次都必須再跟設計師溝通前,必須先"預演"一遍,將所有的不滿全部在只有自己的時候發洩,才有辦法在跟設計師溝通的時候比較心平氣和。

但這樣的情緒是被壓抑下來的,在清明節前跟設計師的一次碰面,討論到有關工程追加的話題,涉及到這種彼此利益互斥的狀況,就我的道行來說實在很難處理的圓滿,我跟設計師搞的氣氛很僵,我覺得我們先釋出的善意並沒有獲得設計師的互相,設計師覺得他其實是有幫我們吸收了一些東西。最後雖然沒有不歡而散,也有獲得彼此各讓一步的折衷作法,但是不愉快的過程,讓我覺得很挫敗。

 

第二次裝潢,我又寫了一封信給這次裝潢的設計師:

dear TACO:

先跟你說抱歉,我想如果我能換個角度來提,也許氣氛就不會那麼僵硬。

在那個當下,我們很難站在對方的立場去想,
我自己也是在沉澱後,比較知道自己想表達的是甚麼。

不過我真的很開心,經過昨天的討論後,
我能了解你的狀況更多,也較能同理你,也比較能平衡磨合帶來的不滿。

我其實只是想表達,有些追加的工程,
我們在預先就有先留空間,也跟你提到我們不砍太多,就是希望工程有些當初無法預期的,先留空間。
並不是我們已經在議價時已經把你趕盡殺絕後,現在還跟你凹說追加的部分請你吸收。

我不想要開口跟你說,要你幫我們吸收甚麼,讓你覺得很糟,
所以才會想跟你說,我們沒有對你很不好,當初議價沒有砍得很兇,有留buffer給你,
但說真的,我沒有想到跟你提到這個五萬,對你來說像是一種污辱。

在昨天之前,我會覺得不高興,是因為在我的立場,
我會覺得我們已經先釋出善意,保留buffer給你,但是追加的工程,還是一樣沒跟我們少算,
實在太不夠意思了。
那是不是當初我們應該就連buffer都不要留,
反正追加多少一筆筆來算??

大筆的支出,我們會負擔,
不過小的零星調整,或是像後陽台為了能做洩水而墊高,後來必須要貼磚,算是當初沒有預期到的,
所以在我們的預期,這些款項已經有留buffer讓你吸收也不要虧。

就像你說的,真的要一筆筆算,真的也算不清,
所以我們才會乾脆留個五萬的buffer給你。

其實留buffer是我們的善意,不過我想因為雙方預期的落差,
才會導致這樣心裡的不快。

不過就像你說的,我們沒有把這樣的想法,在議價的時候就跟你說,的確是我們有疏失。
也像我之前跟你說的,善意沒有好的處理方式,就會打折扣,
也適用在我的狀況XD

在我覺得先釋出的善意被辜負,
加上這段期間,我經常覺得有些工程的處理,你無法到現場來,
而我們有狀況回報給你,還是要再跟你持續追蹤,讓我們覺得很累,
好像自己找工班一樣,並沒有因為找設計師比較輕鬆。
有些工程的小細節因為沒有你的回報,我以為有再進行,
後來才發現因為一些要決定的事情而停頓,也沒被通知要決定或處理,
我跟先生總是很擔心是不是延誤到工程,越晚處理就越增加你和師傅的麻煩,
所以怨氣一直累積,又加深了昨天不愉快的氣氛。

昨天談論後,也許你不相信,其實我自己感覺也很糟,
我沒有意思要傷害你,但卻對你造成傷害,
而且我讓不滿的情緒控制了自己,
我應該要更圓滑的來處理這件事情。

不過,也因為昨天的討論,讓我又對你有更多的了解。

昨天你說:我只是想把這個工程給做好完成。
這樣堅持到底,和表態負責的態度,
讓我覺得雖然我們有磨擦,的確有不滿意的地方,
但我並沒有所託非人,設計師是負責的。

我自己也知道,你追加的工程費用,真的很實在,幾乎沒有賺。
我做了功課,也有些關係可以問到施工費用,大概知道工程的價位。
這是你對我們的體諒,我解讀到了,也很touch。

昨天我沉澱後想了想,
如果今天不是你對磁磚漆的錯估,我想這些費用,你是會願意幫我們吸收的。
對你來說,你應該會覺得光是磁磚漆錯估的吸收,已經讓你吃不消了,
現在還跟我討論這個,也讓你覺得很不爽!

我對於你面對事情的成熟度,也很讚賞!

我跟先生都很重視細節,我想你真的很忙碌,
沒時間注意到細節,重心放在大方向,
我們多少會覺得沒有安全感,這方面磨合的比較累。

昨天的討論,我想並不全都是壞的,
還是有正向的影響在發酵,例如信任。

我相信隨著工程進行,時間過去,
我們會越來越合作愉快。

一起加油,好嗎^^

==========我是信件結束的分隔線============

目前泥作階段已經進入尾聲,在木工開始之前,我們在昨天對目做階段重新review了圖面,也有一些設計上的調整,做法改變,一增一減下,施做的金額是減少的,而且應該減少不少。

為了不要重蹈覆轍,我還是跨越了"講錢傷感情"的障礙,明白但委婉的指出有這樣費用的落差,而且我知道大概落差多少錢。我跟設計師說,我真的希望之後如果有甚麼小調整就不要跟我算的那麼清了,我現在跟你講這些,是希望你知道,我們其實也有讓步。

設計師點點頭說他知道。

 

我在重視的事情上面,很有處女座的一絲不苟,訂了目標就一定要達成,態度非常嚴謹。

我很重視我的婚禮,這樣的態度讓我在一手包辦的狀況下,完成了我完全沒有遺憾的婚禮。

我也很重視我的house,因為之後我要讓他變成我的home。但是裝潢這件事情我無法一手包辦,所以跟我合作的人就必須皮繃得很緊,會比較辛苦,因為我很嚴格。

設計師很忙,身兼很多case,而且台中、新竹、台北都跑。要面面兼顧很難,很多lose掉的小細節就讓我非常不高興,我對設計師的工作態度覺得有待加強,而且我覺得信任就建立在這些小細節裡。

我希望交待下去的事情,設計師在確認後,要跟我回報,但常常都是我過陣子因為別的事情再打給他的時候,才在電話裡回報,或是我想起來的時候再問一次。這部分我跟設計師反應過幾次,只要一通電話,花不了太多時間,但會讓人覺得很可靠。

或是我已經提醒過的事情,例如網路要用cat 6.0的規格、後陽台要拉數位天線的電源,到現場還是要自己對過後,發現就算叮嚀過還是漏掉。對業主來說,會覺得:這還是我有發現,那我沒發現的呢?我沒要求的呢?信任度又再度扣分。有一天我發現我要注意的細節越來越多,仔細想想,不能放手的原因,就是因為無法放心,無法放心的原因,就是缺乏信任。

我跟翹臀還算是負責任又比較有良心的業主,在還來的及改的時候就趕快要設計師改,要不都都到了泥作都好了、天花板封了、油漆也進行中了,才發現這個沒有那個沒做,要自己認栽又內傷,要求設計師改也是增加他的成本和麻煩(他還要硬著頭皮安撫師傅拆掉重做)。但我們這樣的業主,的確算是"歹胖"(台語直翻就是不好轉,意思就是難搞)的業主。

昨天讓我很有感觸的,不只平和討論有關價錢的事情,看著設計師對我們討論的細節一一筆記,我想:他的確不是一個會讓我打100分的設計師,但他真的有把我們的話聽進去,他有在彌補,有在改變。

我真的要說,設計師也被我們操得很厲害。以前設計師來討論,從來不筆記,細節有時會漏掉,我覺得我總是要一而再,再而三的確認和追蹤,心想:怪了我不是有找設計師?為什麼還搞的這麼操煩。我真的很愛說教,受不了了,我就寫信跟設計師說,這些不是我們的工作,你如果很忙,請你筆記下來或找人幫忙。

之後每次約見面討論,幾乎都會有一個同事跟著他來,本來我也沒想太多,昨天看著設計師在寫筆記,我知道他真的有在改善。

這段期間,小包難免,但是設計師都有盡力在改善。

答應我的事情要做到,這點設計師幾乎不跳票,配合度算是高的。也許過程不非盡如"我"意,但只要事情能做好,這樣也就夠了。

 

我曾經跟朋友說過,舊屋翻新工程耗大又繁瑣,當然有磨擦的點就多,但平心而論,如果今天我們相遇是第一次的裝潢,我對這位設計師一定會滿意度很高,因為他在設計上,真的能很快就抓住我要的東西,就算要他再修改,也總能在幾次討論後就有我願意的方案,很多我遇到的瓶頸,他的解決方案大多比我苦思的方法來的好。

如果第一次裝潢給他做,有了基本的信任,第二次再合作,相信也會比現在來的願意放手更多。

設計師在講解工法和溝通上的耐心讓我相當佩服,而且在我那麼緊迫盯人的狀況下,他也從來不會故意不接我電話,就算在那次有史以來最低壓的討論,設計師開口依舊稱呼我為"您"。

最難熬的基礎工程就要告一段落了,如果問我會不會推薦設計師?我的答案是會。回到當初裝潢的原點,我想找的,是有良心又願意仔細講解工法,客觀的分析方案的設計師,他的確是符合條件了。又要馬兒好,又要馬兒不吃草實在太難了,在我這樣的口袋深度,用自己多點心力監工、多點心力盯、多點對彼此磨合的包容,能換到在我能接受的裝潢水準上,對我來說,這樣就可以了。

要設計師有良心、工程處理過程互動完全讓人放心無瑕疵,要改這改那配合度高又不收費,又要簽約工程款報價便宜,在這種狀況下還沒賠到脫褲,還能永續經營,日後保固還找的到人,如果你有這種設計師,換你介紹給我吧XD

 

 

 

這也是我^^

小日子。饗日子

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

創作者介紹

小美冰淇淋

lylyko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微笑的雲
  • 舊屋翻新的是好大的工程
    文字表露了很真實的心情
    我相信這麼盡心盡力的付出
    你的新家 一定會是自己的夢想家
    加油喔~~
  • 謝謝雲的鼓勵囉~
    我們都要一起加油囉~

    說真的我覺得裝潢真是一件有夠煩的事,
    等雲也進入施工時期,
    我想也可以感受到我的心情了。

    覺得裝潢期間就像月經來三個月一樣的小美冰淇淋

    lylykoko 於 2011/04/26 15:08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Jade
  • 您好,最近爬文爬到您的部落格,對您的小窩感到非常驚豔。
    可以請問您這位Taco設計師的聯絡方式嗎?
    我的信箱是,jadec1981gmail .com
    非常謝謝您!
  • avco482gmail .com >> 設計師的mail
    設計師姓蘇,可以跟他說是看我的部落格來的^^

    也回覆到您的信箱的小美冰淇淋

    lylykoko 於 2013/08/12 09:38 回覆

  • Jade
  • 謝謝小美~~~(抱親)
  • 不用客氣,有後續可以跟我說嗎^^

    希望你們能合作愉快的小美冰淇淋

    lylykoko 於 2013/08/16 10:29 回覆

  • MAGGY
  • 其實我想跟版主說,我家的設計師就是你最後一段寫的那樣喔!認真找還是找的到這樣的設計師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