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,還是為逝者默哀,為傷者祈福

星期三發生了這件事,大家都很恐慌,晚上帶阿妞去上音樂課,有位媽媽說他的朋友就在那班捷運上,受害者的血還濺到他身上,聽了立刻背脊發涼,感覺離這件事這麼近。

網路上開始有很多討論,有一些討論放在鄭捷的父母上,我看著看著有些難過,剛好又看到洪仲清老師的這一篇FB動態,於是有感而發。

在FB聊了想法以後,想著是不是在部落格留下記錄,留著提醒自己,所以也整理在部落格了^^

我知道我的想法不是很主流,可能也會被批評,但我還是想說一說自己的想法,就讓我當一次傻子吧^^

這次的事情,大家除了譴責這個孩子,矛頭免不了也指向孩子的父母,認為他們一定失職,才會教出這樣的孩子。

我的想法是:父母與孩子互動的狀況,我們其實不太清楚,家家總有本難念的經,也許父母真的沒有盡力,但或許他們有,實在不是我們單在外面看,就能看得清楚的

另一方面,現在大家的情緒都很高漲,會想找一個情緒的出口,除了孩子,就是這對父母,我只是單純的覺得,譴責他們對台灣並沒有幫助,這個節骨眼上,只會更鼓譟大家的情緒。

很久以前看過這本:事發的19分鐘。

這也是一本講述在美國發生校園掃射的真實故事,裡面對施暴者的孩子的母親有許多心理層面的描述。這位母親就像平凡人一樣,努力工作,多少會疏忽了孩子,那個事件後,她一輩子都要背負著殺人魔的母親的標籤,大家都在她的背後指指點點:是甚麼樣的母親,會教出這樣殺人魔的孩子?

她就像希特勒的母親一樣。

洪仲清老師在文章理面也有提到,孩子需要大家一起協助,有很多反社會性格的孩子父母都很努力。

我想起耶穌說的一句話:你們之中誰沒有罪的,可以向他丟石頭。

我不是想幫這對父母說話,只是希望少點鼓譟,在還不清楚父母和孩子之間的互動時,是不是可以少點主觀的判斷,多點寬容。

這對父母有沒有失職,我覺得他們自己會思考,外人不需要去審判他們。

去分析為什麼會有鄭捷這樣的孩子,目的是在避免有更多的鄭傑出現,不是在誰該負起這個責任。這對父母如果販毒,家暴,那麼我的的確確覺得這樣的狀況是失職的父母,但很大的機會,他們也許就跟你我一樣,汲汲營營的在過生活。

當個好父母這件事,做的夠或不夠,從來就沒有一個標準,在這個當下,這對父母的一切都會被拿出來當放大鏡看,就像大家都說,他們家境那麼好,還出了這樣的孩子,就會有人說,一定是爸媽忙著賺錢忽略了孩子;也許,我是說也許,之後又有媒體說,這對父母的友人爆料,這對父母曾經在小孩小的時候體罰過他,然後就會有雪片般飛來的批評說他們這樣體罰小孩,難怪會有鄭捷樣的孩子

可是,這對父母或許曾在大雨中,把自己的雨衣讓給忘記帶雨衣的鄭捷,也許他們曾經在鄭捷熬夜苦讀的時候,為孩子送上熱湯,也許,他們面對總是避上心門的鄭捷,試著想溝通卻使不上力的無力感。

孩子已經成年,他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。

過動兒如果在公眾場合吵鬧,大多人第一個想法一定是這個父母到底有沒有在教?但是並不會想到,或許孩子他沒有辦法控制自己,而父母其實已經很努力。過動的孩子,近年還已經比較被大眾所認識,就算是這樣,他們在求學還是受到很多父母和同學的排擠。如果,鄭捷的事情,可以讓我們認知到反社會性格的人,也是需要介入輔導和關懷,那我覺得這件事還有正面的效益

我不敢說我是好媽媽,我也有罵過孩子,我也有把自己的事情擺在優先多少忽略了孩子,我說的:你們之中誰沒有罪的,可以向他丟石頭。指的是我們都不會是一百分的父母,當孩子出事的時候,不要說捷運殺人,也許是當了流氓,就算我做了70分,也會有人說就是我那30分做的不夠。我覺得這件事情,應該要讓我們向內反省和自省,應該要多花點時間陪伴關心自己的孩子,要敏感一些觀察孩子的異狀,要積極的尋求方法,如果可以,多關懷身邊的孩子,拉他們一把,而不是一直去咎責,然後批評

蝙蝠俠電影的最後,蝙蝠俠最後跟他的警察朋友說:每個人都可以是蝙蝠俠,也許只是一位警察一個關心父母雙亡的男孩的動作。(小男孩就是他自己) 一個看似無心的舉動,可以將人從邊緣拉一把。

我最近看到最感動的二句話,就是東海大學說的,我們很愛他,也不夠愛他。另一句話,就是國外有類似這樣的社會事件,記者問一位受訪者,如果有機會,你想跟施暴者說些什麼?他說:我不想跟他說些甚麼,我只想聽他說些甚麼。

創作者介紹

小美冰淇淋

lylyko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Doris吳姍姍
  • 你最後的分享,真的好感動~~~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